<div id="hymbi"></div>
  • <dl id="hymbi"></dl>
  • <dl id="hymbi"></dl>
     
     
    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吕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杀的女..
    ·顾保孜:彭德怀..
    ·张爱萍文革挨整..
    ·杨奎松:马、恩..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曾彦修?#20309;?#35273;此..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李锐:读《彭德怀自述》
    作者:李锐      时间:2019-02-18   来源:
     

    一口气读完《彭德怀自述》,思绪万千,感慨无穷。历史何等公正,人民何等幸运,十年动乱之后,终于能读到这样一本惊心动魄、震古烁今的《自述》。

    ?#20445;梗叮?#24180;?#20445;?#26376;,彭老总从成都被揪到?#26412;?#25209;斗游街,毒打致?#26657;?#27492;后又被囚于暗室,专?#24178;?#26597;,直?#21073;保梗罰?#24180;?#20445;?#26376;29日去世。去世前已?#34987;荊?#20182;对最后被允许看望他的侄女说:“这怎么办?这怎么办?我瘫了,可我的案子还没有搞清楚?#21073; ?/span>

    《自述》是“犯人”的交代材料,作为对“专?#24178;?#26597;”者的提问的回答:“不准表功,只准老老实?#21040;?#20195;。”这些多年反复交代的材料是为了弄清所谓“案子”而问而写的。可是我们现在读到的却是一部中国红军建军史、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三十年革命战争史;又是一个旧军队的士兵,如何毕生征?#21073;?#32456;于成长为几百万革命部队统帅的历史;一个农民的儿子,怎样立志救贫,秘密结社,勤奋自学,终于变为无产?#20934;?#38761;命家的历史;总之,这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一个真正的人的历史。

    彭老总一生的经历和成就,主要是领导打仗,《自述》写的也主要是军事斗争。他的对手最早是国民党的军阀,后来是日本的将军,最后是美国的上将。枪林弹雨,出生入死,何止身经百战。他起义参加红军前,从士兵到当班、排、连、营、团长,打了十二年仗。他是红军当年最有实战经验的军事家之一(?#25925;?#32418;军中第一个会打大炮的炮手)。他一生打败仗不多,战场上犯的重大错误也寥寥无几;读完“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两章,使人更加感到这是中外古今战争史上少有的统帅。朝鲜停战协定签字后,联军总司令?#27515;?#20811;曾对他的僚属说:“美国上将在一个没有打胜的停战书上签字,这在美国历史上是第一次。?#20445;ā?#33258;述26?#30149;玻叮騁场?#20197;?#20081;?#21495;中文均引自《自述》)

    ?#20445;梗担改輳?#26376;从武昌到广州开会?#20445;?#25105;同彭总住在?#40644;稹?#20182;知道我是平江人后,曾同我详细谈了平江起义的经过,还特别谈到他的一个心愿:今后想编写战史。战争是他的职业,他最心爱之物,一生心血倾注于此;往?#38534;?#25925;人、战场,无不铭记于心。因此,尽管手边毫无可供参考的材料,身心又遭受如此严酷的摧?#26657;ǘ来?#26263;室,想看见窗外一丝阳光而不可得),他却能将三四十年的战争经历、戎马生涯写得这样清楚,乃?#21015;?#35768;多多地名、日期都准确无误。作为一部历史文献,尤其是那些无其他人能提供的历史事件细节的第一手材料,自然最会为人们所珍视,治史的人更会孜孜研究。读完全书之后,我首先想到的则是所谓“野心家”、“?#26412;?#23376;”以及“一贯反毛主席”的问题。这是?#20445;梗担?#24180;庐山会议?#20445;直搿?#24247;生等人对彭老总的诬蔑、批斗的主题,直到去世之日,一直戴在他身上的如?#22270;?#38145;。在庐山?#20445;?#34429;然彭总的一生我知道得不多,同他本人的接触也很有限,但同许多同志一样,绝对不能接受这种对他的诬蔑。我也?#40644;?#20316;检讨?#20445;?#22374;?#24576;?#35748;?#20498;?#36825;样的话:彭总伟大,只有他敢于写这样的信。其实,当时这种?#40092;?#21482;是晚辈的一种感觉;现在读完《自述》,更清楚了解一些历史关节之后,才使我真正知道彭总伟大在何处。

    从《自述》中,可以举出红军初创时期的三件事,?#36816;得?#24429;总是一个何等赤胆忠心、照顾大局的人。

    第一件事,率部守井冈山。?#20445;梗玻改輳保?#26376;间,平江起义开辟了湘鄂赣根据地,成立边区特委之后,彭总和滕代远等率领红五军中的五个大队(约七、八百人),前往井冈山与红四军会合。当时湘赣两省反动军队准备再次“围剿?#26412;?#20872;山。红四军?#36857;担埃埃?#20154;,草鞋单衣,没盐吃,粮食很困难,只有离开井冈山到白区打土豪,才能生存、发展。可是上千的伤病残人员和?#23621;孜?#27861;安置,又不可能带走,势必派队留守。四军前委多次开会讨论,最后决定由五军这五个大队留守井冈?#21073;?#35753;彭总兼任四军副军长。这是一个极其?#29616;?#32780;冒险的任务。除彭、滕二人外,五军其他干部都不赞成留下,认为“我们是来取联络的,任务已完成,应立即回湘鄂赣边区,传达‘六大’决议。”彭、滕“说服了不同意见的同志,准备牺牲局部,使主力安全向外发展”。当时敌人约两三万人,敌我力量悬殊达三四十倍。激战三昼夜之后,五路阵地有三路被敌?#40644;疲?#24429;总集合三个大队?#36857;担埃?#20154;,带领伤病残员突围。“时值严寒,天下大雪,高山积雪尺许,我的干?#22797;?#28818;米丢失了,我不愿别人知道,两天未吃一粒米,饥饿疲乏,真?#20889;?#27493;?#30740;?#20043;势。可是枪声一响,劲又不知从哪儿来的。”突围后又遇伏击,在赣南边界几县转战两个多月,巩固扩大了部队,打下瑞金,才跟四军重又会合。“我向四军前委汇报了撤出井冈山的经过。毛党代表说,这次很危险,不应该决定你们留守井冈山。”当?#20445;?#27611;主席是有自我批评的。

    第二件事,反对一、三军团分家。彭总领导的三军团原是独立发展起来的,?#20445;梗常?#24180;8月第二次打长沙,才同一军团联合成立一方面军。《自述》欣慰地写道:“从此以后,我即在毛泽东同志为首的总前委领导之下进行工作了。”这之前,中央?#33485;吕?#20449;,对?#38382;?#20272;计错误,要朱、毛离开红军,当?#20445;?#24429;总就给中央写信,表示不同意:“时局紧张,主要负责人不能离开部队。”“信是由四军前委转的,原稿留毛主席处。?#20445;保梗常?#24180;?#20445;?#26376;,第一次反“围剿”开始?#20445;?#22240;三军团所部多平江、浏阳与阳?#38534;?#22823;冶人,有地方观念的干部反对过赣江,主张一、三军团分家,夹江东西而阵,各发展各的地区。而当时只有两个军团合起来,才有可能吃掉敌一个整师。《自述》说:“为了消灭敌人,必须反对地方主义,在政治上以朱、毛为旗帜,集中统一红军,一、三军团不再分开。我这?#40644;?#22312;当时是起相当作用的?#40644;保?#31449;在哪一方面,哪一方面就?#21152;?#21183;。”彭总分析?#38382;疲得?#30041;在湘鄂赣的地方部队,可以坚持并扩大。“?#24184;?#35265;到河东讨论,但不能妨碍行动,更不能说一、三军团分家。”毫无疑问,这是关系到第一次(及以后几次)反“围剿”能否胜利的大关节。

    第三件事,?#34915;?#20266;造信件。反一次“围剿”是空前大?#21073;?#27611;主席?#36139;?#30340;方针是“放开两手,诱敌深入?#20445;?#21363;把敌人引到根据地内来打。当?#20445;?#22320;方正打?#31890;?#22242;,三军团转向中心地带,以至带路的向?#23478;?#25214;不到。原来江西省委中有人怀疑这一军事方针,说是右倾机会主义、退却路线,他们要“打到南昌去”。于是发生封锁红军,散发传单,写大标语:“拥护朱彭黄,打倒毛泽东”等情况。这是分裂党、分裂红军的行动。这时彭总突然接到一封仿毛字体的由毛泽东署名的伪造信件,用以挑拨毛、彭之间关系。他根据自己的?#40092;叮?#31435;即断定:“毛泽东同志决不是一个阴谋家,而是一个无产?#20934;?#25919;治家。这封信是伪造的,这是分裂红军、分裂党的险恶阴谋。?#20445;?#36825;时发生的反?#31890;?#22242;和富田事变,情况极为复杂,?#20889;?#37325;新作历史总结。)他当天就召开三军团紧急前委会议,亲笔写了一个简短的三军团宣言,坚决拥护毛政委、拥护总前委的领?#36857;?#21363;刻将宣言和假信送到总前委。第二天,三军团开到离总前委?#20445;?#37324;的地?#21073;?#25105;亲自去请毛政委来三军团干部会上?#19981;埃?#20351;三军团干部第一次看到毛政委。”

    红军初创之?#20445;?#20826;中央?#23545;?#19978;海,各地红军揭?#25237;?#36215;,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如果说有“野心家?#20445;?#36825;正是历代农民战争最容易发生“火并”之时。然而从以上三件事,我们能从彭总身上看到一丝一毫“野心家”的影子吗?恰恰相反,他完全不顾一己?#21442;!?#23616;部利益,而完全、彻底服从全局。他自从?#40092;?#21040;毛泽东同志的革命?#20998;?#21644;正确领导之后,就敬佩之、服从之。当然他不是一个?#19981;?#30450;从的人,对某种主张还没有?#40092;?#28165;楚?#20445;残?#35201;保留一?#20445;?#26576;些具体问题,?#27531;?#19968;直有争论。但纵观全部《自述》,彭总在整个革命战争时期是执行了党的正确路线的。在决定出?#24576;?#20853;援朝的那次中央紧?#34987;?#35758;上,在大家着重谈了出兵不利的情况之后,彭总(从兰州飞来)进入会场晚了一点,听到别的同志转述了毛主席讲的这一?#20301;埃骸?#20320;们说的都有理由,但是别人处于国家危急时刻,我们站在?#21592;?#30475;,不论怎样说,心里?#26448;?#36807;。”接着读下面这段《自述》,能不感动吗?“我刚?#21073;?#26410;发言,内心想是应该出兵,救援朝鲜。散会后,中央管理科的同志把我送到?#26412;?#39277;店。当晚怎么也睡不着,我以为是沙发床,此福受不了,搬在地毯上,也睡不着。?#20445;?#22833;眠者仔细分析了国内外?#38382;?#20043;后)“把主席的四句话,反复念了几十遍,体会到这是一个国际主义和爱国主义相结合的指?#23613;!?#25105;想到这里,认为出兵援朝是正确的,是必要的,是英明的决策,而且是迫不及待的。我想通了,拥护主席这一英明决策。”这就使人想?#21073;?#25972;整二十年之后,“这?#40644;薄?#21448;是相当重要的。

    彭总的老战友、老部下所写的怀念文章,不约而同多用这一类的标题:?#26263;?#24515;昭日月,刚正垂千秋?#20445;弧?#31070;威不灭,浩气长存?#20445;弧?#24544;心耿耿,铁?#31179;?#38126;?#20445;弧?#33521;雄气魄垂千古,国?#31034;?#31070;召万民”……。这自然是几十年的亲身感受,发自内心的由衷赞美。

    可是,庐山会议?#27492;?#24429;总同毛主席的关?#31561;?#19971;开(三分合作、七分对抗),?#37011;?#25191;行了立三路线和王明路线。《自述》对后者有如实的?#24471;鰲#保梗常?#24180;传达立三路线,命令打武昌。彭总精通军事:“前有坚城,后无退路,侧长江,背南湖。”真要打,“有全军覆灭的危险?#20445;?#22240;此拒不执?#23567;?#21518;来“妥协”一下:割据鄂南六县,打开岳州。7月,何键派三个旅进攻平江,三军团以8千人对3万之?#26657;?#19977;天打四仗,追歼溃?#26657;?#36805;雷不?#25226;?#32819;攻占长?#22330;!?#36825;在军事史上是不多的”。然而彭总却作了检讨:“由于红三军团攻占长沙的胜利,对于立三路线,也起了支援作用。?#20445;?#26376;,成立一方面军的会议上,经过讨论,总前委决定第二次打长?#22330;?#24403;时三军团半年内扩大了六倍,连续作?#21073;?#27809;有休整。彭总说:“我未发言。从三军团?#26087;砝此担?#36843;?#34892;?#35201;?#21776;?#25972;训。”结果围攻长沙月余未下,后来经过毛泽东、朱德同志的说服,才撤出战斗,佯攻南昌,巧夺吉?#30149;?#23545;此,彭总是坚决拥护和执行的。他是一个谦逊的人,从不掩饰自己的过失。在反四次“围剿”前后,由于执行了当时中央领导的打?#21448;?#31561;错误命令,《自述》中有深刻的检讨。他是一个刚?#36744;话?#30340;人,从不隐瞒自己的观点,尤其遇到重大关键问题,决不?#24179;?#20010;人得失而?#25163;?#38472;言。反五次“围剿”前后,他已逐渐?#40092;?#21040;王明路线的错误,从军事到政治,有过一系列?#31181;疲?#32780;且每次都是直接给当时的中央领导人打电报,其间还写过长信,只是从未得到过答复。彭总被人看作是张飞,他也以此自许,有?#36744;?#20813;脾气暴躁一些。打仗的人,谁没有个脾气?由于不断唱反调,他?#24576;?#25481;军委副主席职务。?#38382;?#36234;来越?#29616;兀员?#20197;前毛主席的正确领?#36857;?#24429;总对当时中央的错误看得更加清楚了。?#20445;梗常?#24180;春广昌战役?#20445;?#20013;央领导人亲自到前线督?#21073;?#24378;迫三军团打阵地?#21073;?#22266;守广昌,遭到惨重损失。在?#23500;?#25152;里,面对面争执,彭总“大胆地准?#29238;?#20154;的不幸?#20445;?#21382;数?#23500;?#30340;错误,指着?#20146;?#30171;斥他们“是图上作业的战术家?#20445;搬?#21334;爷田心不痛”。请看《自述》中正气凛然的记述:“那次,我把那套旧军衣背在包里,准备随他(李德)到瑞金去,受公审,开除党籍,杀头,都准备了,无所顾虑了。”

    抗日战争初期,彭总是否执行了王明路线呢?请看《自述》:“至于‘一切经过统一战线’这一条,原?#27492;?#24819;上就没有准备实?#23567;?#22312;当?#20445;?#25105;们想,在日军占领区,蒋介石是去不了的,也管不着我们,一切?#25925;?#29031;毛主席的独立自主方针办。?#21073;保梗常改?#31179;六中全会?#20445;?#20843;路军已发展?#21073;玻?#19975;人,成立了许多暂编、新编、教导旅。这些从未通过国民党,如要通过它,一个也不会准。”

    从长征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许多重大历史关节,彭总起过什么作用,众所周知,无庸赘述。所有这些,《自述》都有记载。但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例如?#20445;梗常?#24180;冬彭总过西安,在程?#20445;?#26102;任国民党军委会西?#27531;?#33829;主任)处当面大骂何绍南:“再去绥德当专员,老百姓抓?#22235;?#20844;审!”何未敢再去,绥德从此成为陕甘宁边区一部分。他还对程说:“今天谁要反共,他先放第一枪,我们立即放第二枪,这就叫做礼尚往来,还要放第三枪。?#20445;保梗矗?#24180;第一次反磨擦战役,全歼朱怀冰两个师。当时处境?#29616;兀?#24429;总来不及事先请?#23613;!?#20107;后报告了中央,得到了认可。”又如,?#20445;梗矗?#24180;3月,胡宗南进攻延安?#20445;?#25932;我兵力十比一,这时是彭总自动请缨的。

    彭老总自幼没有读过多少书,在旧军队中靠自学提高了文化。在江西?#20445;?#20182;曾觉得自?#35946;?#35770;知识不够,颇有点“自?#26696;小薄?#20174;童年起,他?#40092;?#31038;会,体会人事,都是从自己的生活实践中来的。他的志向、思想、感情也大都不是从书本中来的。?#27531;?#30001;于这些原故,他似乎很不习惯,更不善于为自己辩护。这可举长征时的会理会议为证。由于?#30452;?#24819;要改变军事领导的一封信,会议对彭总发生了误会。彭总并不知道写信之?#38534;?#34429;然?#26263;?#26102;听了也有些难过?#20445;?#25105;就没有申明……,采取了事久自然明的态?#21462;薄?#24208;山会议又重提此?#38534;?#22240;此,《自述》总结了这种不爱申辩的教训:“在这二十四年中,主席大概讲过四次,我没有去向主席申明此事,也没有同其他任何同志谈过此?#38534;?#20174;现在的经验教训来看,?#25925;?#24212;当谈清楚的好,以免积累算总账;同时?#37096;杀?#20813;挑拨者利用。……象会理会议,我没有主动向主席说清楚,是我不对。”这是一个多么?#31185;印?#22810;么过分自洁的人呵!

    直到庐山会议,尽管种?#27835;?#34065;、斥责、非难铺天盖地而来,彭总仍然是照顾大局,不愿多作申辩。其实,大跃进时的种种问题,他早有察觉,部队中?#20174;?#30340;有关材料,都及时给主席送去。?#20445;梗担改輳保?#26376;,武昌会议公布粮产7,?#25285;埃?#20159;?#38126;?#20182;有所怀疑。随后到湖南视察,到了自己的家乡,情况更加清楚。他担心群众饿?#20146;櫻?#31435;即给中央打电报,认为不能征?#28023;保玻埃?#20159;?#38126;?#21482;能900亿斤。会议初期,在小组七次发言,想找主席面谈未果,才一个通夜亲笔写?#22235;?#23553;有名的信。通观彭总一生言?#23567;⑿愿?#21644;为人,不难了解,这完全是一件自然而正常之事,何况信中还肯定了大跃进的“伟大成绩”。《自述》最后这一?#20301;埃?#30495;是令人不?#22871;?#35835;:“在会议发展的过程中,我采取了要什么就给什么的态度,只要不损害党和人民的利益就?#26657;?#32780;对自己的错误作了一些不合事实的夸大检讨。唯有所谓‘军事俱乐部’的问题,我坚持了实事求是的原则。对于这个问题,在庐山会议期间,就有追逼现象,特别以后在?#26412;?#21484;开的军委扩大会议时期(8月下旬至9月上旬),这种现象尤为?#29616;亍!?#26377;一次,“?#39057;?#25105;当时气极了,我说:‘开除我的党籍,拿我去枪毙了罢!你们哪一个是“军事俱乐部”的成员,就自己来报名罢!’”“在庐山会议结束后,我就想把我在军队三十年来的影响肃清、搞臭。”“我只能毁灭自?#28023;?#20915;不能损害党所领导的人民军队。”

    同所谓“野心家”的诬蔑之词一样,所谓“?#26412;?#23376;?#20445;?#20027;要是对彭老总出名的生活俭朴、厌恶奢侈的一种故意颠倒黑白的诬蔑。彭总的童年和少年,是在?#32622;住?#39295;饭、砍柴、挖煤、当?#22374;?#36825;样苦难的生活中过来的。他的一个弟弟是活活饿死的。大年初二,祖母要带着三个小孙子出去?#32622;住!?#25105;立在门限上,我不愿去,?#32622;?#21463;人欺侮。祖母说,不去怎样办!昨天我要去,你又不同意,今天你又不去,一家人就活活饿死吗!?寒风凛冽,雪花横飘,她,年过七十的老太婆,白发苍苍,一双小脚,带着两个孙?#38126;?#25105;三弟?#20849;?#21040;四岁),拄着棒子,一步一扭的走出去。我看了,真如利刀刺?#21738;?#26679;难过。”写这些“交代材料?#31508;保?#20889;到伤心的时候,我们威震?#23621;?#30340;统帅,常常写哭了,眼泪打湿了纸张。“他?#20146;咴读耍?#25105;?#31859;?#26612;刀上山去砍柴,卖了十文钱,兑了一小包盐。砍柴时发现枯树兜上一大堆寒菌,拣回来煮了一锅,我和父亲、伯祖父先吃了一些。祖母他们黄昏才回来,讨了一袋饭,还有三升?#20303;?#31062;母把饭倒在菌汤内,叫伯祖、父亲和?#39029;浴?#25105;不肯吃,祖母哭了,说:‘讨回来的饭,你又?#24576;裕?#26377;吃大家活,没有吃的就死在?#40644;?#21543;!’”

    “每一回忆至此,我就流泪,就伤心,今天?#25925;?#36825;样。不写了!”

    “在我的生活中,这样的伤心遭遇,何止几百次!”

    彭总一生不忘本,一生关心、热爱劳动人民,始终保持最朴素的?#20934;?#24863;情,尤其?#32454;?#35201;求自?#28023;?#36825;同他的童年苦难生活分不开。“在以后的日子里,?#39029;?#24120;回忆?#25509;?#24180;的遭遇,鞭策自己不要腐化,不要忘记贫苦人民的生活。”

    在庐山?#20445;?#24429;总?#20498;?#20182;一生不保留笔记与文字材料。可是他却为后代保留了这样一本《自述》。彭总很?#19981;丁独?#39578;》中的两句:“路漫漫其修?#39039;猓?#21566;将上下而求索。”?#29420;?#39578;》与《自述》相距两千多年,内容与价值自然不同;但两位作者的正道直?#26657;?#31469;忠尽智,志洁行廉,为后人之楷模,可与日月争光,则是相同的。这本《自述》应?#27605;?#27599;一个青年、每一个共产党员?#33805;觶?#36825;是一部做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一个真正的人的教科书。

    (原载《读书》?#20445;梗福?#24180;第4期)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李锐:读《彭德怀自述》
    王海光:对毛泽东领导权威形成的...
    祝华新:那个年代的“?#20889;?#24517;纠”
    曹佐燕:“三反”运动在一个单位...
    葛剑雄:中国在近代边疆问题上吃...
    王建华|“赤脚天堂”里的劳动叙事...
    季卫东:法治中国 四十不惑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21592;?#32593;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
     
    河北11选5走势图 竞彩足球总进球规则 今天四川快乐12预测号 高频彩不追号 1十二生肖时时彩 竞彩足球比分现扬直播 今日开奖结果黑龙江p62 15选5胆拖投注金额表 2019年十二生肖号码表 3d试机号关注号金码开机号 足彩进球彩霸主四场 斗地主下载赢话费 上海时时乐开奖走势图 360天津时时彩 内蒙古十一选五兑奖 期杀平特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