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hymbi"></div>
  • <dl id="hymbi"></dl>
  • <dl id="hymbi"></dl>
     
     
    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參觀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邊工..
    ·耀邦說,他們說
    ·親歷胡耀邦撥亂..
    ·改革開放人物志..
    ·口述歷史:胡耀..
    ·尊重科學,從人..
    ·鼓勵討論,開放..
     
     
    ·吳小莉專訪胡德..
    ·【1978】致敬:..
    ·葉選基:葉帥在..
    ·學習時報:胡耀..
    ·情綠三華山
    ·11億中國人民為..
    ·鄭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讀書 ..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懷念耀邦 >> 懷念文章
    祝華新:一部出格的話劇與耀邦主持的劇本座談會
    作者:祝華新      時間:2018-07-30   來源:
     

    昨天去世的國家一級編劇沙葉新,1979年創作的話劇《假如我是真的》,以知青返城潮為背景。一個農場知青為了回城與已有身孕的女友結婚,鋌而走險冒充中央某高干的兒子,騙取返城指標。他從騙劇團團長開始,騙到文化局長、書記夫人,最后一直騙到市委書記。最后由于高干父親的出現,騙局才揭穿,知青鋃鐺入獄。

    若干年后,沙葉新告訴南方都市報記者:這出戲上演的時候,前排坐著的都是領導干部,大都表情嚴肅沉默無語;后面坐著的是一般普通百姓,反應熱烈,拼命鼓掌。預演引發了激烈的爭論,然后就有了一個折中的辦法:內部演出,不登報。

    當時,沙葉新是上海人民藝術劇院青年編劇。劇本根據上海發生的一個真實案件演繹而成,一個年輕人冒充李達上將的兒子,很多人被騙。沙葉新曾跟隨公安旁聽了對他的審訊。沙葉新意識到,干部隊伍中的“不正之風”已經冒頭,如想用特權把孩子從鄉下調回來,增加住房面積。這是“文革”結束后最早呼吁反腐敗的作品之一。由于大膽觸碰腐敗題材,引發爭議。然而,畢竟已經是十一屆三中全會路線陽光普照的年代,沙葉新并未遭遇厄運。

    上海人民藝術劇院院長黃佐臨很開明,支持沙葉新創作,連這個劇名都是黃佐臨起的。北京召開全國劇本座談會時,黃佐臨不便參加,但親手交給沙葉新一盤錄音磁帶,說:“小沙,你拿會上去發,里面是我的發言!”

    時任中宣部部長的胡耀邦倡議并主持召開了這場“全國劇本創作座談會”,討論三部有爭議的劇本《假如我是真的》、《女賊》、《在社會的檔案里》。座談會希望作者對劇本加以修改,突出正面力量,要看出絕大多數干部是好的,不要同情騙子,等等。雖然會上一些人批評得很嚴厲,但沙葉新看得出胡耀邦的苦衷:“他是保護我的,不希望打擊我這個小年輕。”耀邦說:“我的講話,不是命令,不是指示,我說的是一點意見,意見是可以討論的。”正如中國文聯負責人趙尋所言:“大家用民主的方式,平等地商討問題。對于有些作品提出意見供作者參考,這是對作者和作品的愛護。批評某些現象,引起大家注意和討論,不是收,而是為了更好地放。”(趙尋《當前戲曲劇目工作中的幾個問題》,1980年9月24日人民日報)

    人民日報稱贊:“胡耀邦同志對《假如我是真的》等劇所進行的嚴肅、熱誠、耐心、說理的批評,即是具體貫徹雙百方針的楷模,體現了無產階級政治家的風度和襟懷。”(舒展《在本報文藝部邀集的座談會上 老作者暢談“雙百”方針》,1986年5月26日)

    黃佐臨院長退休前,動員沙葉新入黨。沙葉新經過3個月的慎重考慮,寫出一份入黨申請書。可是,有關部門就是不批準,上海市委統戰部知識分子處給耀邦寫信反映了這一情況,耀邦批示:“該同志夠入黨條件,就應該讓他入黨。”沙葉新感慨地說:“我想我今后能和鄧小平、胡耀邦在同一個隊伍里,在劇院能和佐臨以及那么多優秀黨員在同一個隊伍里,是非常光榮的事。”

    入黨后的沙葉新對記者坦率地表示:“四人幫”垮臺后,黨在思索,人民在思索,我也在思索,對黨抱有莫大希望,相信黨能夠總結經驗教訓。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開后,我對黨更加欽佩。但社會風氣不好,黨風不正,使我感到嚴重損害了黨的形象,因此,大有對黨“愛之以深”,對黨風不正“恨之以切”的心情。在這種情況下,產生了劇本《假如我是真的》。有人說,人家批你你還寫?沙葉新說:“為什么不寫?我對黨有信念,我相信自己的情感,我是熱愛黨的,黨會了解我。”(徐光春、趙蘭英《“我是黨的作家黨的人”——訪新近入黨的劇作家沙葉新》,1985年9月19日人民日報)

    老作家巴金在《隨想錄》中,有三篇文章談到《假如我是真的》。沙葉新申請加入中國作協受阻,巴金毅然做了介紹人。1978年《于無聲處》進京演出,名不見經傳的編劇宗福先想拜訪戲劇大師曹禺,也是巴金主動送來一封毛筆寫的推薦信:“家寶(曹禺原名),我向你推薦一個年輕人,你一定要見見他,他寫的《于無聲處》非常好。”

    1980年吳祖光訪問巴黎,在一次華僑集會上,有位錢先生說,國內兩篇作品《假如我是真的》和劉賓雁的報告文學《人妖之間》“暴露黑暗面”,“家丑外揚,使海外旅人失望太甚,感到非常丟臉”,今后最好再不發表這樣的作品。沒等吳祖光等祖國來人開口,年輕人便一個接一個地站起來反對錢先生的意見。只說優點,不提缺點,說大話、說假話相襲成風,破壞了實事求是的優良傳統,導致了黑白不分、是非顛倒。“四人幫”被粉碎之后,新的國家領導制止了長期以來這種虛假宣傳的作風。對社會上存在的黑暗、骯臟、不合理的現象如實地揭露出來,公諸社會;不再像過去那樣弄虛做假,諱疾忌醫;這正說明今天的領導是公正的,英明的,是敢于正視缺點的,是有決心有力量改造這個存在嚴重缺欠的社會的。這有什么不好呢?多少年來,我們的國家吃了說假話、大話、空話的虧,如今恢復了說真話、實話的傳統,使我們對中國的興旺產生了無窮的信心和希望。(吳祖光《歐陸風情》,1980年9月16日人民日報)

    沙葉新在《假如我是真的》最后一幕寫道:法庭上行騙的知青委托他假冒的“中央高干”張老做辯護人。張老沉靜地告訴公訴人和法官:“被告的詐騙行為之所以暢通無阻,并不是由于他有什么特別高明的手段,而是我們這個還有特權的社會和某些不合理的制度給詐騙行為提供了土壤。”開庭前,張老否定了市委書記老吳不公開審理此案的想法,說:“問題擺在那兒,捂是捂不住的。群眾遲早會知道,無非是當面不說,背后議論,長此以往,威信反而越來越低。我們敢于公開地揭露和批評少數黨員干部的特權思想和不正之風,正說明我們的黨是完全有能力克服這些弊病的。”

    張老沖著法庭,更像是沖著一個龐大的官場,說出一番驚心動魄的話來:當我們慘遭“四人幫”的迫害,盼望有出頭之日的時候,群眾曾對我們寄予無限的同情和期望。他們期待我們能挽救國家,期望我們能為人民造福!可是今天,你們把這些都忘了!你們讓群眾體諒國家的困難,克己奉公,顧全大局,自己卻在那里搞房子、謀私利……我們不能與群眾同甘共苦,又怎么能讓群眾與我們同心同德呢?!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祝華新:一部出格的話劇與耀邦主...
    鐘沛璋回憶胡耀邦
    劉明鋼:胡耀邦的公仆品質
    胡耀邦當選總書記,召集家人開會...
    "大右派"葛佩琦回憶胡耀邦為自...
    珍貴的墨跡
    賓興強:油茶樹的見證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河北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