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hymbi"></div>
  • <dl id="hymbi"></dl>
  • <dl id="hymbi"></dl>
     
     
    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参观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边工..
    ·改革开放人物志..
    ·耀邦说,他们说
    ·亲历胡耀邦拨乱..
    ·尊重科学,从人..
    ·鼓励讨论,开放..
     
     
    ·吴小莉专访胡德..
    ·【1978】致敬:..
    ·叶选基:叶帅在..
    ·学习时报:胡耀..
    ·情绿三华山
    ·11亿中国人民为..
    ·郑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读书 ..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怀念耀邦 >> 怀念文章
    李光复: 我演胡耀邦:第二次相遇
    作者:李光复      时间:2019-03-29   来源:
     


    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剧照

    2013年10月的一天,68岁的李光复站在北影厂化妆间的镜子前。化妆师很熟,之前有过合作,他和团队边研究边造型。

    先将李光复额头最前面的头发剪掉一些,再向后梳成背头,这样两鬓多中间少,看上去就有点谢顶了。接着化妆师让他下嘴唇略微前伸,超过上唇。然后,众人围观。很快,拍摄各种角度的定妆照,送上级审定。就在化妆完成的那一瞬,李光复望着镜中人,心想:“真的还挺像他。”

    李光复心中的“他”是胡耀邦,而且是40年前那个特定场景下他的样子。

    李光复曾两次“偶遇”胡耀邦:一次是面对面对话,一次则是在备受热议的电视剧《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里,这次他要“变成”胡耀邦。

    两次相遇之间,隔了40年。

    偶遇

    1973或1974年的一天,北京东城区史家胡同56号,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以下简称人艺)宿舍。20多岁的李光复蹬着自行车一溜烟进了大院,院里?#29238;?#20154;在站着聊天,其中之一是老领导欧阳山尊。背头、依然俊朗的欧阳山尊?#37096;?#35265;了李光复,指着下车走过来的李说,“这是小光复。”?#31181;?#25351;几人中个子不高的一个人说,“这是胡耀邦。”

    “他是我们很有名的红小鬼!”欧阳山尊加了句。

    “我现在赋?#24515;兀 ?#32993;耀邦笑着大声介绍着自己的“状态?#20445;?#21516;时双臂习惯性地?#40644;?#21521;上抬起放下,透着热情劲。他口音不重,听不出是湖南人。一身半新不旧的蓝灰色四个兜干部服,一双“片儿懒?#36744;?#38795;,黑色。一副邻家大叔模样。

    “小光复是我们医务室的主任,外号‘李对付’!”欧阳山尊说。

    “医务室的大夫啊!”胡耀邦很好奇。

    李光复本行当然是人艺演员,13岁就进了剧团。而此刻小光复与胡耀邦的工作状态其实是一样的:不做本行。

    彼时,胡耀邦一家已经在东城富强胡同6号住了很久,跨过王府井大?#37073;?#23545;面就是人艺那标志性的苏联建筑——首都剧场。如再向东南溜达10?#31181;櫻?#23601;到了人艺56号的宿舍大院,也就是李光复遇见胡耀邦的地方。

    胡耀邦这时自嘲是“三门干部?#20445;褐还?#34903;、不串门(怕连累别人);有人来,不关门(接待有求于他的人,特别是需要做外审证明的);好读书,不入门(保持?#25042;?#35265;解)。他溜达的范围挺广,包括天安门广场。有一次他去东风市场(即现在的东安市场),随便问了一句:“龙井多少钱一斤?#20426;?#21806;货员看着这个平头、旧衣的小老头,鄙夷地说:“你买得起吗?#20426;?#32993;耀邦不怒,慢慢伸出两个手指,笑道:“二两,我?#25925;?#20080;得起的。”

    胡耀邦曾在?#24433;?#20570;过六年的军委总政治部组织部长,与很多同在?#24433;?#30340;文艺名人相熟,人艺开创者之一的欧阳山尊就是其中之一。欧阳山尊在?#24433;?#26102;?#25925;?#27611;泽东的乒乓球友。有次,保健医生认为毛泽东太缺乏运动,就找他商量,打球时故意打得老远,让毛泽东捡球,后来被毛“识破?#34180;?#19981;过,在文革中,这件趣事成了欧阳山尊久久摘不去的大罪名。向胡耀邦介绍小光复时,他也仅仅处于“半解放”状态,依然是“戴罪之身?#34180;?#20154;艺很多领导与演员亦是。李光复清晰地记得那天与胡耀邦的谈话中,全是家长里短。

    不安

    试镜半个月后,李光复得到通知——你演胡耀邦!

    演了50多年戏,扮过太多角色,李光复听到这个信儿?#25925;?#26684;外兴奋。何况他后来才听说当时这个“职位”有不少竞争者。

    最让他兴奋的,当然?#20146;?#24049;见过胡耀邦其人,还有过交流,虽然前后没十多?#31181;櫻?#28023;阔天空,自己还说了句“我得去宿舍找个人,就先走了?#20445;?#28982;后?#22242;?#19979;胡耀邦与众多领?#36857;?#20294;毕?#40723;鞘亲?#30495;实的印象。

    第二個兴奋的原因源自挑战,作为演员,从?#32972;酢?#33590;馆》中一句台词没有的茶客,到《天下第一楼》里痴迷武术的二少爷,再到后来热播剧?#26029;备?#30340;美好时代》中备受80后迷恋的毛豆豆他?#32622;?#24314;华,还?#23567;?#29579;海涛今年四十一》里性格倔强的马大爷,李光复可谓厚积薄发,晚来耀眼。但他还没怎?#35789;?#28436;过当代政治人物,尤其是高层。?#21271;究?#35760;者问他,胡耀邦是不是他演过级别最高的干部时,他笑称“当代而言是的,我还演过魏征与鲁国大夫曹刿?#34180;?/span>

    但就在即将开拍前,李光复发现自己的兴奋少了,不安却越来越浓。不安的根本来源在于他及同事曾经见过太多的中央高层人物,有太多?#40644;?#36890;的记忆。他想不刻板地表现他见过的胡耀邦,但又担心别人不接受。

    人艺是中国顶尖话剧艺术家的圣地,这里也形成了一个艺术家、知识分子与高级官员云集的“场?#34180;?964年之前,人艺仿佛是一个俱乐部,除了演戏看戏,还定期有联谊活动,不少高层领导是常客。

    这样的顶尖殿堂,不说大师老舍、曹禺、于是之等等,即便红小鬼小光复他们也有很多面对中央领导演出、接见的机会。

    周总理来剧院最多,不仅是关爱艺术家,也许在南开校园中演出“新剧”时就埋下了热爱,著名的段子是他曾在《一元钱》中扮演一名女子。李光复等小朋友经常在舞台两侧耳朵般的过道?#36828;?#30528;看表演,也时常看见台?#20081;?#26159;“国相”的周恩来。如果来晚了,总理通常就径直走到最后一排的小房子里,拉开门坐?#38534;?/span>

    60年代中期前,你如果像小光复一样?#20004;?#22312;人艺,你会看见陈毅?#19981;?#25343;一大?#28895;?#33899;芦,见谁给谁发;你?#40723;?#21548;到粟裕连绵不断的玩笑话,你?#40723;?#30475;到刘少奇、贺龙等等难以见到的领导。一次,在三楼宴会厅开新年晚会,各种表演?#21152;校?#20294;保卫不让小光复这样的小孩子上去,孩子们就和他理论。正?#30340;兀?#38472;毅走过来,腆着?#20146;佑门?#27987;的四川话缓缓地问:做啥子呢?孩子们说,他们不让我们上去!陈毅又说,那有啥子不让上的,走!就这么都上去玩了。

    他们中的大多数与报刊上?#26696;?#22823;上”的宣传、百?#26157;?#20013;“迈着四方?#20581;?#19981;苟言笑”的干部形象不同。这些在战争中九死一生,又热爱生活、艺术的高级干部,不刻板,个性鲜明,有血有肉。

    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演好胡耀邦呢?

    “怎么拿捏分寸很重要。因为我见到,我理解的胡耀邦很活跃,很热情,没有架子,他动作比较多,不太在意自己的肢体动作。但我要演他,完全这么演,演不好,那些是他的一个侧面,不是全部。观众绝大多数?#24739;?#36807;真人,对于党的高级干部有自己的理解,那样演他们会说,党的高级干部怎么没分?#20426;!?#26446;光复甚至有时会想,如果四十年前那次见面能多聊一会儿,是不是认识会更深。“再加上我之前演好父亲、常贵等都是小人物,演胡耀邦太活跃是不是观众会认为我跳不出所谓小人物的?#20146;?#21602;?#20426;?#24456;多个声音在李光复心中纠缠、打架。

    “如果仅仅是概念化地去演,那我心中是不答应的。”

    “天堂?#21360;?/span>

    长安街上,一辆黑色轿车疾行。车中,胡耀邦一脸严肃。接着是他双手的特写,两手交替相握,略显不安。这是胡耀邦上任中组部部长的第一天。车行至中组部门口,众多伸冤者高举着资料袋,一位白发老干部正在贴几张黄色大纸,他告诉伸冤者,我们贴的不是大字报,是《人民日报》最近发表的文?#38534;?#27611;主席的干部政策必须落实》,“据我所知,这是胡耀邦组织中央党校的人写的。”这位老干部说。接着胡耀邦下车,大声介绍自己并?#20449;?#24320;门接待大家。

    这是胡耀邦在《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里的第一次出场。在邓小平领导与支持下,平反冤假错案、主持真理标准大讨论是这个阶段他的两项历史性工作。据统计,文革后至八十年代全国共平反各类冤假错案418万件(《邓小平文选大辞典》)。

    不过,历史中真实的那一天更富戏剧性。1977年12月15日一早,中共中央组织部内突然鞭炮齐鸣,有的行人与伸冤者?#40644;?#22312;铁?#29238;送?#22260;观。其实这时中组部一大批干部也被打倒或赋?#26657;?#38081;门之内并不?#35753;?#22806;的伸冤者好过,他们连自己的冤情都难以伸张。

    此刻的李光复正住在不远处首都剧场四楼单身宿舍,这个二十几岁的毛头小伙子,也没能逃脱时代的烙印。

    一天,一位从军的亲戚从东北逃来北京求平反,住在李光复家。这位军人文革中本来是被派到一个单位做军代表,平息各派争斗。但没人听他的,都说“只听毛主席的?#34180;?#20182;就说,毛主席固然是全世界人民的红太阳,但你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28909;紓?#22312;单位就要听单位领导的,再?#28909;縊的?#26031;拉夫有铁?#26657;?#32599;马尼亚有齐奥塞斯库……这下可坏了!他被打成反革命,罪状是否定了毛主席是全世界的红太阳,居然说还有铁托他们。

    李光复更记得人艺大院内的故?#38534;?/span>

    1964年后,人艺大院里“俱樂部?#34987;?#31505;戛然而止了,从此再也?#24739;?#37027;些高?#35835;?#23548;。紧接着是文革,只有样板戏,哪有话剧,再之后京郊干校?#25237;?#20854;中一个农场?#23567;?#22825;堂?#21360;保?#26361;禺等德高望重的老艺术家老领?#32423;?#22312;其中,一样半夜被?#34892;?#32039;急集合,还有拉练,曹禺先生的背包带掉了老长,无法系上更没人?#20063;取?0年代初撤回人艺,天堂河的虱子也被带了回来。之后整天是批斗会,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回家住,2楼的排练厅晚上是大通铺,白天是批斗室。就这般,本来演戏的场子上演着更加真实的一幕幕,人演戏,人更在戏中。

    一个20多岁就被打成右派的演员,最终平反时已成了白头翁。?#26696;义?#27611;主席”的欧阳山尊当然是黑分子之一,曹禺后来降格成了“反动学术权威?#20445;?#26377;?#20449;?#20851;系问题的“坏分子?#34180;?#26446;光复的父亲是大银行家,解放后将资产上交国家,母亲是医生,如果生在现在那就是?#26696;?#20108;代?#20445;?#21487;放到那时,他的出身并不好。好在很小就进了人艺,在斗争中算是边缘。不过有?#25105;?#19987;门开会,主题是“解剖李光复?#20445;?#35828;他总迟到?#20146;杂?#21270;。“我那时是小伙子,哪里能坐得住呢?#20426;?#36824;有次差点被举报,因为说了句“我现在在浪?#20122;?#26149;?#20445;?#22909;在被领导压下来了。

    除了上网检索胡耀邦的历史资料及照片,找人物感觉,这些亲历的场?#26696;?#26159;如看片一样,不断在李光复?#38498;?#37324;闪回。

    “他在?#20013;模?#20182;有那种政治责任?#26657;?#23545;党对国家的。所以这些乌有的案子必须要翻过来,包括六十一人叛徒集团案等。正义感很重要。”李光复说。

    身为中央党校?#29420;?#35770;动态》编辑,沈宝祥教授当时在胡耀邦领导下工作了好?#25913;輳?#20182;告诉?#31350;?#35760;者一个细节:1978年,很多人都反对胡耀邦否定“两个凡是?#20445;?#35828;他是“砍大旗?#20445;?#32993;找党校老师,要他们写?#40644;?#25991;章,题目就?#23567;?#21382;史?#24503;止?#28378;向前》。

    一次,李光复突然想起“4•5运动”来,那时“四人帮”还没粉碎,人们在清明节汇集天安门,不但怀念刚刚去世的周总理,更以诗歌文章声讨“四人帮?#20445;?#30683;盾尖锐。很多人艺人都去了,李光复夹杂其中,突然看见一个?#29238;?#19978;高高地站着人艺老大姐李滨,激昂地给远处的人们读着背后墙上的诗。后?#20174;?#19978;级追问她当时是不是在演讲,她说“我在给大家读诗?#34180;?/span>

    也是这几天,现实中,胡耀邦被孩子们裹得严严实实,只露着?#20146;友?#30555;,他就这样和孩子?#40644;?#20174;南?#21451;?#36208;出去,拐上长安?#37073;?#36716;到天安门广场。

    真实的胡麻豆

    演到第三场戏,在小平家院子里拍,李光复才真正战胜不安?#26657;?#37322;怀了。

    那天在场演职人?#36744;?#19981;多,有邓小平、万里,还有胡耀邦等几位的扮演者。这是李光复第一次见邓琳、邓楠,拍戏时邓?#31449;团?#22312;录像机后面看。

    中间换机位时,邓琳给大家端上一盘胡麻豆,说,“尝尝这个,是老爷子最爱吃的!?#34180;?#37027;我们一定得尝尝!”大家说着吃起来。气氛一下子轻松了很多。坐在小平家中的院子里,嚼着胡麻豆,也就是这个时刻,李光复再次被真实“击中?#20445;?#20182;入心了。

    “要吃米,找万里嘛!?#24444;党?#36825;句台词时,李光复不再正襟危坐,而是非常自然地斜靠在藤椅上,又带着点风趣地指着万里,嘴里还吃着万里从农村带来的花生。“这些细节表达吴子牛导演一般只在一旁看,感觉对就成。”后来李光复这样向记者解释,“那是句太熟悉的话了,我们都是那个年代的过来人。”拍完这场,邓琳、邓楠?#36861;?#35828;演小平的马少骅像,马如释重负。她们也说李光复像。

    如果说平反冤假错案是改正老错误,真理标准大讨论是端正思想,那么实行联产承包就是向前走,是给经济以?#26434;桑?#32473;家庭和个人以?#26434;傘?#22810;年前,胡耀邦就曾写信给毛泽东,建议将土地“借?#22791;?#20892;民。万里之后谈到,胡耀邦这句“要吃米,找万里”在1979年讲,就是个公开的表态,支持。

    人心和市场都?#20146;杂?#30340;。

    这一放开,《茶馆》重来了,《蔡文姬》上演了,购票者火爆,甚至挤倒了首都剧场南?#20581;?#19981;过,开始?#25913;昊故?#26377;顾虑。到了80年代初,人艺迎来了第二个黄金时代,老中青?#22797;?#21516;堂,一部部大戏新戏上场,演出百场以上的不是个别。

    李光复开始出演胡耀邦的“不安”还可能来自亲见所演人物的反?#36857;?#26356;来自更深刻体察那个时代的?#25343;?#32780;这样的不安,除了演?#36857;?#26356;来自时代的滚滚向前,人们的心情舒畅,?#26434;傘?#20154;艺心气很高。李光复演《茶馆》那位没台词的茶客,竟然被夏淳先生撵下去三次,最后写出了四千多字的人物?#28304;?#35774;想他做什么,从哪里来,如何?#19981;?#33590;馆等。?#23433;?#23458;背景都是演员商量设计出来的,剧本里没?#26657;?#37027;段演出来就像交响乐一样!”

    80年代初,李光复的香港亲戚请他帮助带旅游团,他想做点副业?#19981;?#32047;生活体验。接机后把行李放在华侨饭店,就直接去游景点,中午借个电话机问?#39057;輳?#26377;?#32771;?#20102;吗?那个时代,能接待境外团的?#39057;?#24456;少。他自己也做起复印机进口代理,开?#35745;?#36710;从东单到酒仙?#29275;?#19968;边一个大箱子,上面再驮一个。后来雇辆三轮坐在后面,再后来就想,是不是买个小面包车。开始不?#34915;潁?#22826;招眼。多年后,同事巍子告诉他:知道你那会儿买车对我们震动多大吗?我跟郭冬临两人聊天,光复买了车,咱?#20146;?#20102;钱合着也买一辆,咱开车打?#20174;?#27668;死他!

    与《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中的知青?#20826;?#19968;样,人艺子弟上山下乡回来却没有工作,在中央自谋出路政策下,人艺办起三产来。“自谋出路,实际上是在当时的经济大墙上杵了一个洞,看起来是小事,实际是一个重大动作。”李光复的妹妹也是知青,他?#22411;?#36523;受。

    《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中有一场胡耀邦的戏在中央党校拍,候场时,李光复坐在湖边亭子里看剧本,突然一位50多岁的女士径直走过?#27425;实潰骸?#20320;是演员吧!我看过你的?#26029;备?#30340;美好时代》!哦,哦,你现在这是在演胡——耀——邦?!”李光复之后详问,这位党校老师也曾经见过胡耀邦,她印象最深的是他的平易近人,只要集體外出,从来都是和大家?#40644;?#22352;大面包车,有说?#34892;Α?/span>

    无论是往昔的亲见,?#25925;?#22914;今拍戏时的细节,?#33267;?#24635;总,最是真实可贵,一如那日小平家院中的胡麻豆。

    ?#29240;?#31881;”

    “朵朵?#33258;?#22825;空飘,朵朵云上红旗摇。是不是天兵开了战,为?#23545;?#19978;红旗飘?仔细看,仔细瞧,嘿!社员垦荒在山腰……”

    ?#21834;?#37027;可是咱们朝廷命官?#29275;言?#20204;县太爷给抽死了?#20426;?#29579;?#20050;?#29616;在过来:‘诸位莫谈国?#38534;!?#36825;时唐铁嘴上来算命,这在正式剧本是头一句台词。王?#20050;?#23545;他说,‘您朝别处算去。’?#20445;ā?#33590;馆》)

    ?#26114;伲?#21548;见响声没?#23567;!薄?#21548;见了。”他就泄气,“这轻功还得练。?#20445;ā?#22825;下第一楼》)

    “委曲求全的‘全’?#37073;?#23601;是完全、完美、完善。?#20445;ā断备?#30340;美好时代》)

    2014年9月1日下午,崇文门外的一间茶馆中,李光复喝着白开水,曾经的精彩台词?#36744;?#26102;随口而出,横跨几十年。这第一句是他13岁来人艺考试时朗诵的农民诗。

    在拍摄《历史转折中的邓小平》时,他想找与胡耀邦有过交往的老人聊聊,但时间紧没找到。电视剧在央视播出后,只要不拍戏,他都在家一集集地看。他得到的朋友的问候这个?#20081;?#23588;其多,称赞他“像?#34180;?#36825;些朋友多是公务员。“如果有机会,我还想演类?#24179;?#33394;。”李光复对记者说。

    1988年,李光复排练《天下第一楼》中的二少爷,曾经写过?#40644;?#20154;物体会,其中写道,演员要将“魂?#34180;?#21270;”入内心。如今出演胡耀邦,每一次出场前,李光复都默默地走走,静静地想着当时的背景,当时的人物。“就像《茶馆》里那个没台词的老头一样,上场前我要内心特别充实。”

    李光复演胡耀邦,糅合了太多的不同时代,太多的戏里戏外。?#32972;?#20026;深入《天下第一楼》里好武的二少爷,他特别去东单武术馆拜师,一次骑自行车,口里猛地蹦出台?#19990;矗?/font>“这轻功还得练!?#27605;?#20102;边上的人一跳,骂了句?#21543;得薄薄?#36817;百个人物都如此体察,这样的人艺老传统之下,演员表演着角色,角色也改变着演员。对常贵如此,对胡耀邦也如此。

    临近下班时?#37073;?#26446;光复与?#31350;?#35760;者走出茶馆,突然发现下起丝丝细雨来。也是这时,茶馆内两个20多岁的漂亮姑娘追上来求合影,她们是这个“国民?#20064;幀?#30340;?#29240;?#31881;?#34180;?#19979;午李光复一进门,就被眼尖的姑娘发现了,她给朋友发微信:快回来,是李光复!不过问及胡耀邦,她们摇摇头。而此前两天,一家饭馆里,一位老者猛地发现李光复,迎面上前:耀邦同志你好!

    “胡耀邦有次自己出去买了个大?#20064;眩?#33258;己扛回来,样子挺可爱搞笑的。”近四十年前应邀去胡耀邦家吃饭的邻居陆魁宏回忆说。这段时间,他总是端坐在电视机前看邓小平,看胡耀邦。那个巷子的邻里都知道这里住着胡耀邦,常嘱咐小孩子不要太?#24120;?#36827;进出出他家是常事,没人阻拦。

    记者将这些细节转述给李光复。

    “太好了!如果拍胡耀邦,这就是开头啊——一个小个子扛着?#20064;眩?#25671;晃着,从小巷那头由?#37117;?#36817;,渐渐清晰了……”

     

    评论】 【加入收藏夹?#20426;?A href="javascript:window.close()">关闭】
     
     

       
     
    李光复: 我演胡耀邦:第二次相...
    王作东:胡耀邦的齐齐哈尔之行
    陆滨芊:?#27827;?#28487;潇共青城
    李昭奶奶两周年祭
    蔡世新:胡耀邦总书记二次到岑溪
    宋常铁:纪念胡耀邦——好歌:好...
    陶斯亮:耀邦叔叔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21592;?#32593;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
     
    河北11选5走势图 体彩湖北11选5走势 浙江快乐彩票怎么查 nba录像吧 任九114期奖金预测 河南快3正文 体彩海南飞鱼网上投注 黑黑龙江11选5组选遗漏 南国七星彩票论坛图规 体彩顶呱刮代码 斯诺克教程 两肖主两码中特 南国彩票论坛168 2019年新疆时时彩开奖 香港内幕特码六合彩 双色球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