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hymbi"></div>
  • <dl id="hymbi"></dl>
  • <dl id="hymbi"></dl>
     
     
    首頁 圖片 視頻 音頻 書簽 博客 論壇 舊版入口
    標  題
    作  者
    正  文
    簡  介
    不  限
       
     
       
         
     
     
    ·“在探求真理的..
    ·胡耀邦與《“一..
    ·沈寶祥:胡耀邦..
    ·胡耀邦:年輕的..
    ·胡耀邦與蘇區青..
    ·“吾愛吾師,吾..
    ·“吾愛吾師,吾..
    ·胡耀邦與有關“..
    ·胡耀邦黨建思想..
     
       
    專題特輯  /  懷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電子雜志  /  背景參考  /  投稿
      網上紀念館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譜  /  耀邦著述  /  手跡文物  /  故居陵園  /  視點

      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耀邦研究 >> 生平與思想研究
    胡耀邦組織中央黨校八百學員討論“三次路線斗爭”、用實踐標準檢驗“文革”
    作者:沈寶祥      時間:2018-07-10   來源:作者賜稿
       

    19784月,胡耀邦組織中央黨校八百學員討論“三次路線斗爭”,這是真理標準問題討論的重要醞釀,也可以說前奏,又是全黨否定“文革”的起點。

     

    什么是“三次路線斗爭”呢?

     

    1966年“文化大革命開始,打倒劉鄧,稱之為第九次路線斗爭”,1971年的林彪事件,稱之為第十次路線斗爭”,197610月粉碎“四人幫”,稱之為第十一次路線斗爭”。所謂“三次路線斗爭”,涵蓋了十年“文革”的全過程。討論總結“三次路線斗爭”,就是研究總結十年“文革”。

     

    這項重要而又艱巨任務,是怎樣下達到中央黨校的呢?這是葉劍英副主席在中央黨校開學典禮講話中提出來

     

    1977109中央黨校隆重舉行復校后的第一個開學典禮。葉劍英副主席在講話中說:“我希望在黨校工作的同志,來黨校學習的同志,都來用心研究我們黨的歷史,特別第九次、第十次、第十一次路線斗爭的歷史。”(《人民日報》19771010)由中共中央副主席在開學典禮講話中提出這個任務,意味著這是黨中央交給中央黨校的一項很重要的任務。

     

    其實,這也是胡耀邦主動請纓。原來,葉劍英的這個講話稿,就是胡耀邦撰寫的。 

     

    約在109開學典禮前的二三天,將近中午時分,耀邦找我到他辦公室去,談一篇文稿的修改,很快談完,我覺得臨近開學典禮,他一定很忙,談完后起身要走,他卻說,老沈,坐一下嘛。他和我一起坐在沙發上,我發現他心情很好,很放松。他說,開學典禮的事都就緒了,兩個講話,華主席的講話稿,搞好了,葉帥的講話稿我讓他們幾個人搞,不行,索性我自己搞了。接著,他說,我自己也有一個講話。我講了三個年齡段的干部,他站起來踱著方步,背誦那三段。我坐在沙發上,好不自在。他背誦完后問,怎么樣?我說很好,就起身離開了。

     

    后來,看到當年參與撰寫葉帥講話稿的黃曉河(時任中央黨校團委書記)的回憶,說得很具體。黃曉河說,胡耀邦讓吳江、陳維仁、黃曉河老中青三人各寫一個稿。胡耀邦對他們三個人寫的稿都不滿意,決定自己來寫。“十月一日國慶節晚上,耀邦參加天安門廣場焰火晚會后回到家中已凌晨兩點,就索性自己動手為葉帥起草講稿,寫到清晨七時一氣呵成。接著,已六十多歲又一夜未合眼的耀邦也顧不上休息,徑直坐車來到中央黨校上班,一方面讓校印刷廠將葉帥講話稿排印出來,同時通知原先三稿的起草者來修改他起草的講稿。由于耀邦親自撰寫的講稿高屋建瓴、深刻流暢,很快就被大家確認定稿”。(見沈寶祥主編《胡耀邦在中央黨校》,中共中央黨校出版社2016年出版,第210頁)

     

    胡耀邦在葉帥講話稿中寫進中央黨校要研究“三次路線斗爭”,不是貿然之為,而是經過深入思考的。耀邦同志在主持中央黨校黨的骨干分子整風會議的過程中,在準備教學的過程中,在辦《理論動態》的過程中,一再提出這個問題。

     

    耀邦同志在主持中央黨校黨整風會議過程中,他的思考逐步深化,提出“四人幫”為什么能作惡那么久的問題。197755,他在整風會議的一個小會上說,“四人幫”在林彪垮臺后,還敢于搞他們那一套,而且很兇,時間很長,要研究一下。他提出,打日本我們只有九千萬人民,幾十萬軍隊。在“四人幫”橫行時,有九億人民,幾千萬黨員,幾百萬軍隊,就在那里無可奈何。1977922,耀邦同志在黨史黨建教研室座談會上講話,他指出,分清黨內兩條路線的是非,首先就是分清九、十、十一次路線斗爭的是非。最好是研究九次到十一次路線斗爭,寫出一個報告來,輔導也好,當文章發表也可以,寫二萬字、三萬字,都可以。他說,要向全世界全國來答復這個問題:為什么中國黨內兩條路線斗爭那么激烈?如果解答不了,解答不正確,就是馬克思主義歷史唯物主義沒有學好。以上情況說明,耀邦同志對于總結“三次路線斗爭”,即總結“文化大革命”,早就作了思考,不但有了基本的思路,而且有了寫一個報告,輔導學員(學習討論)的初步設想。他已經下了決心,要在中央黨校研究解決這個重大的問題。這反映了他的政治勇氣,也反映了他敢于擔當的責任性。

     

    胡耀邦當時對“文化大革命”是怎么看的呢?這里講一個故事。記得就在1977年秋季的一天,我們理論動態組的幾個人,在他辦公室談完問題以后,就海闊天空地聊了起來。有人提出:耀邦同志,你對“文化大革命”是怎么看法?他回答:“思想是光輝的,實踐是錯誤的。”他說,老人家發動“文化大革命”是為了反修防修,這個思想還是光輝的嘛!但是,“文化大革命”的實踐是錯誤的。他列舉了許多事實來說明“文化大革命”的實踐是錯誤的。他的回答脫口而出,語言又是那樣明確,說明他對這個問題早有考慮。他的回答使我們感到很新鮮,也很受啟發,更增加了反思“文革”的勇氣。

     

    總結十年“文革”,重要而緊迫,但又十分復雜而敏感,甚至有風險。對此,耀邦同志作為政治家,應當是很清楚的。他將這項任務寫進葉劍英在中央黨校開學典禮的講話稿,如果中央領導同意,在中央黨校運作這個課題,那就是完成黨中央交辦的任務,就有了充分的合法性。

     

    耀邦同志為葉帥撰寫的這個講話稿,顯示了他的智慧。

     

    中央黨校開學后,耀邦同志對這件事抓得很緊,他讓黨史黨建教研室制定方案。122,他就召開黨委會審議方案。他明確提出:這十幾年的歷史,不要依據哪個文件、哪個領導人講話,要看實踐。這就是,要以實踐作為檢驗真理、辨別路線是非的標準,從而排除了多年盛行的以領導人的是非為標準。在他具體指導下,吳江等幾位同志很快寫就了一個三萬多字的學習討論文件。

     

    19784月,將《關于研究第九次、第十次、第十一次路線斗爭的若干問題》(征集意見稿)這個文件發給全校八百學員每人一份,拿出十天時間進行討論。學員的討論很熱烈,思想很活躍。

     

     

    耀邦同志這時的主要工作在中組部,但他還是擠時間參加學員的討論。據高級干部讀書班學員王鐸(結業后任內蒙古自治區常務書記)回憶:“在學習討論過程中,胡耀邦同志幾次到支部會和各學習小組會上,鼓勵大家要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暢所欲言,要求把討論的問題更集中些,更深入些。”(沈寶祥編注《真理標準問題討論資料匯編》第二分冊第370頁)

     

    中央黨校八百學員關于“三次路線斗爭”的討論,就是以實踐標準對十年“文革”的初步檢驗。討論后,每個學員小組都寫出一份意見。從這些材料看,學員們對十年“文革”提出不少疑問。比如: 

     

    為什么非發動文化大革命不可?

     

    什么是走資派?什么是路線錯誤?

     

    第一張馬列主義大字報如何評價?

     

    對普遍奪權到底該如何看待?

     

    在群眾中組織戰斗隊,劃線,對不對?

     

    這么大的黨,被林彪、“四人幫”幾個人搞到崩潰的邊緣,是什么原因?

     

    所謂反“擊右傾翻案風”問題,現在該怎么看?

     

    對九大、十大的政治報告如何看?

     

    毛澤東對“文革”三七開的定性,對不對?

     

    對“一月風暴”,多數同志持否定態度。

     

    相當多的學員認為,天安門事件不是反革命事件。

     

    在討論中,學員們以提問和質疑的方式,表達了對“文革”的否定態度。

     

    以上這些提問和質疑,對十年“文革”,無疑是顛覆性的。

     

    中央黨校中共黨史教研部王海光教授的長文《胡耀邦與中共中央黨校的“三次路線斗爭”大討論》,對學員的意見作了系統梳理。(見沈寶祥編注《真理標準問題討論資料匯編》第一分冊315-337頁)

     

    19778月黨的十一大仍然肯定“文革”,到19816月,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作出《歷史問題決議》徹底否定“文革”,經歷長達四年的時間,這是一個相當復雜而艱難的反思認知過程。耀邦同志組織中央黨校八百學員進行“三次路線斗爭”的討論,無疑是全黨否定“文革”的起步,意義和作用都很大。

     

     

     

    2018614

     
    評論】 【加入收藏夾】【關閉
     
     

       
     
    胡耀邦組織中央黨校八百學員討論...
    沈寶祥:合力促成“真理標準大討...
    40年前胡耀邦與中央專案組的一場...
    1975年胡耀邦整頓中國科學院始末
    胡耀邦一貫堅持實踐標準
    趙樹凱:胡耀邦與“包產到戶”理...
    沈寶祥:不要下禁令、設禁區 ——...
     



    查看>>所有評論
     
     

    京ICP備06025827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6329    電話:010-82997384轉813  EMAIL:[email protected]

    版權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網  免責聲明 

    本網站署名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和立場,不代表本站觀點和立場。
    本網站為公益性網站,如作者對本網站發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見,請立即和我們聯系。
     
    河北11选5走势图